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寻文化
一生坚定跟党走——追忆刘振华上将
发布时间:2018-07-28 23:56:20    浏览次数:26837

郝 瑞(《解放海南岛》电视剧编剧,作品荣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和军队金星奖特别奖)

刘振华上将于2018年7月1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7岁。正如他生前所说“我不畏惧死亡,人都得去见马克思。”他走的坦荡,他走的安详,他走的放心,临走时他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也累积了诸多的问题,有些甚至达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我们这些老共产党员为此深感忧虑。在我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习近平主席执掌党政军,带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拨乱反正,走上回归党的初心之路,开创社会主义新时代,感到由衷的欣慰,我发自内心的说:这是党之幸,国之幸,军之幸,民之幸,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战士可以瞑目了。”

图片关键词

图为:刘振华上将

图片关键词

追忆刘振华,就不得不追忆解放海南岛战役,让今天生活在日渐富足和精致的我们,去重温解放海南岛旱老虎水上化蛟龙和木帆船打败敌军舰的壮怀激烈吧!

毛泽东从莫斯科发出了解放海南岛的命令

1950年1月下旬,薛岳从台湾回到了海南岛,出任海南防卫总司令,统一指挥海南的陆、海、空部队,按照蒋介石的指示,薛岳迅速制定出了海南防卫计划,“以现有兵力积极肃清内匪,并严密海防,拒止外匪之入侵,把握当前外匪与内匪,尚呈分离之不利态势,依各个击破要领,一面以海、空军协力巩固海防,一面以陆军有力之一部,尽速歼灭本岛上之共军,彻底消灭内在之威胁,安定内部,再举全力,歼灭来攻之外匪。”国民党军依仗海、空军优势,在海南岛包括琼州海峡在内组织了环岛立体防御体系,薛岳更是无比得意,以个人字号将之命名为“伯陵防线”,并夸下海口,称“伯陵防线固若金汤,飞鸟不下,共军难越雷池半步,并扬言共军想进攻海南岛,简直比登天还难。”

1950年1月9日夜,毛泽东在莫斯科郊外的姐妹河斯大林别墅里,下达了解放海南岛的命令。

毛泽东挥起了手中的笔:“必须尽快解放海南岛!”

解放海南岛的指令,从莫斯科传回了国内。

大战在即,第十五兵团副司令兼四十军军长韩先楚鸣锣点将。韩先楚说:“这一仗关乎生死,打好了,将一举解放海南岛,就派刘振华带队上岛。刘振华这个人我了解,有觉悟,有党性,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好像一块砖,任凭党来搬嘛。”

1950年3月下旬的雷州半岛,一派忙碌喜人的景象,这气氛就像北方的炎炎夏日,两个先锋营渡海成功,这胜利的捷报更是传遍了我两军广大指战员,形成了阵阵热潮,指战员们请战的激情一浪高过一浪。

四野和十五兵团指示:四十军、四十三军各组成一个加强团,马上实施第二批渡海登陆。

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四十军立即召开了党委会议,决定由118师集中组织一个加强团,执行第二次偷渡任务,与先期抵达海南岛的部队会合,进一步增强我军潜伏岛上的力量,为下一步主力部队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做好接应。

渡海兵团副司令兼四十军军长韩先楚号称常胜将军,他任军长的第四十军素有十二兵团第一军“旋风部队”之美誉,是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劲旅。抗日战争时期的爆破法,解放战争时期的诉苦教育都源于该军。韩先楚是四野有名的“铁将军”、“韩大胆”更是一位作风朴实、敢打敢拼的虎将,早在红军时期,韩先楚敢打硬仗恶仗之名就已蜚声全军。

对于海南岛这一战,韩先楚同样是用思想教育、诉苦会、挖苦根这个法宝,使广大指战员在思想上战胜了大海,把四十军由“旱老虎”变成了水上蛟龙。

自古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马上要进行第二次大规模偷渡作战了,这次第四十军加强团的指挥人选,自然又成了韩先楚最为挂心的一件事情,将帅的得失直接决定战斗的胜负,在这样一场特殊的战斗里,必须要有一位特殊的指挥人才,才能坐得住场,压得住阵,稳得住心,打得胜仗。这一次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海南岛的解放,这一战定全局,韩先楚经过慎重考量之后下定了决心,非他莫属。

韩先楚代表军党委向118师下达了批准由刘振华带领加强团实施第二次大规模渡海偷渡作战任务的命令!

刘振华说:“我坚决执行命令,保证完成任务,我这块砖就是任凭党来搬。”

刘振华这位来自山东泰山脚下,汶水河畔的年轻人,有着泰山一样厚重的品格和操守,更有着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战斗精神。他十几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同年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十一年的战火纷飞中,练就了一身铮铮铁骨和一颗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心。1947年,年仅26岁的刘振华就成长为韩先楚麾下的一名团政委,他一向以听党话、跟党走,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而著称,韩先楚称他是:听党话、跟党走的好战士。十一年的火与血,一场又一场的恶战、硬仗,从白山黑水到松花江畔,从“四保临江”到攻克锦州,从会战辽西到解放海南岛。他一步步成长、锻造走到了今天,28岁便成为了作风勇猛、能攻能守的118师政治部主任,当年押送廖耀湘见林彪的任务就是韩先楚特别委派刘振华完成的。

解放海南岛战役打出了一个战争奇迹

刘振华说:“我们要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单船也要敢于登陆,单人也要上五指山,宁可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

你一手捧着年轻的生命,

你一手举着燃烧的火焰,

就说了一句话:

过海去!

就这一句话,

打出了一个惊天壮举,

就这一句话,

打出了一个军事奇迹!

就这一句话啊,

他一半是生命,

一半是你热血铸成的军魂!

1950年3月26日凌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映红了大海,宽阔的琼州海峡北岸也被映照在一片金色的霞光之中,远远看去,犹如一条金色的彩带飘洒在大海上。

徐闻以西灯楼角海岸上,由81只木帆船和机帆船2991人组成的船队已经停泊在港口里,整装待发。

出征前,经过两个多月的海上大练兵,使这些原来不习水性的“东北虎”变成了“水蛟龙”。“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刘振华看着自己率领的这支“海军陆战队”,不禁豪情满怀······

战士们拚尽全力划着桨,各船继续前行。

午夜刚过,大雾突然洒满了整个大海,而且越来越浓。

指挥船上,马灯的光亮在浓雾里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

刘振华拧亮手电:“根本就从船头照不到船尾,这样大的雾各船的联络手段完全失效了,队形肯定也乱了套。这样下去,各船是不能同时在临高角登陆了,甚至连我们的指挥船也会偏离登陆点。”

然而更为糟糕的是,在大雾中,各船之间的联络手段也失效了。仅有的一部无线电,只能是大队的指挥联络各营的指挥船,船队航行的队形开始乱了,无法了解相互位置,只好各船根据指北针和粗略的海图来判断方向。

面对这种复杂、困难的情况,如果继续航行下去,全队很难保证在预定地点一起登陆,刘振华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当即和同船的一些营团干部紧急开会,但意见不一,有的主张继续前进,有的主张返回去另择吉日。刘振华坚决果断做出决定,他说:“我们从东北松花江打到了南海边,横扫了大半个中国,还有什么能挡住我们前进的步伐,为了尽快解放海南人民,我们要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他说:“即使失掉联系,各船也要机动靠岸,单船也要敢于登陆,如果在海上失散,要船自为战,总的方向是五指山!同志们,宁可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现在,我们要不顾一切,朝着海南岛前进!”

刘振华当即把这个决心和部署通过电台报告四十军指挥所,得到的答复是:克服一切困难,坚决按原计划行进。

为了把指挥员的决心变成全队的行动,刘振华又通过无线电把命令下达到各营,要求各营立即传达到各船,同时他又命令正在航行的指挥船开动了机器,用马达声引导附近的船只前进。

紧接着,刘振华又下了一道命令:“命令各船,坚决前进,不得返航,即使失去联系,各船也要机动靠岸,单船也要登陆,单人也要上五指山!”

刘振华的声音刚落,海面上就传来了军舰的轰隆声,从马达的方向亮起一道白光。

瞭望员跑过来:“报告,敌人的军舰在我左前方。”

刘振华:“看清楚了吗?有多远?”

瞭望员:“看上去像一座小黑山,离多远还不好说,反正感觉挺近的。”

由于敌我舰船的马达声混淆在一起,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眼下情况急迫严峻,大雾中既然能用肉眼观察到敌舰,就说明距离已相当近了。

刘振华对身边的参谋说:“命令炮兵,准备炮火。”

刚发现敌舰,就又听到了飞机的引擎声,它由远而近声音愈来愈大。

参谋抬头:“报告,敌人的飞机来了。”

刘振华朝空中望去:“看到飞机了吗?”

参谋回答:“报告,雾太大,只能听见,看不见。”

刘振华用手指着天空:“我们看不见它,它也看不见我们,我判断这是敌人巡逻的飞机,只怕是在例行公事,不理它,它飞它的,我们继续前进,老天爷到底还是做了一件好事。要不是这大雾让敌机变成了瞎子,我们可就危险多了。”

刘振华指着大海:“现在的能见度太低,什么都看不见了。”

参谋:“海上好像只有我们一条船在航行似的。”

刘振华:“这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靠灯光联络,看不见灯光就无法保持队形,而我们的无线电只能联络各营的指挥船和炮兵连的土炮艇。”

刘振华沉思片刻,对参谋说:“命令所有的机帆船开动机器,用马达声把附近的船只引导过来。”

马达声响起一片。

报话机里传来炮兵连长的声音:“报告,前面发现敌舰一艘,正朝我驶来!”

刘振华:“这么大的雾,你们看清敌舰没有?”

炮兵连长:“它离我们很近了,黑黑的,像一座小山,情况紧急,我们躲不开,是否先开火?”

刘振华:“既然无法隐蔽就先下手为强,我命令土炮艇马上开火,一定要打垮敌舰!”

我几艘土炮艇一起开火,一条条炫目的弹道似火蛇直奔敌舰。

报话机里传来炮兵连长兴奋的声音:“报告,打中啦,敌舰着火啦!”

指挥船上一片欢腾:敌军舰被打跑啦!

韩先楚急得大喊:“好你个刘振华,马上给我搞清楚,你们到底在哪里,在海上哪里?”韩先楚连问三个“哪里”

刘振华果断而坚决地命令道:“同志们,管不了那么多了,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硬闯过去,马上准备强行登陆。”

刘振华急忙把这场海上初战的战况报告军指挥所。军首长回电祝贺。

天将破晓,晨雾更浓,船队依然奋勇前进,然而,天公并不总是作美,浓浓的大雾也阻碍着对海南岛方向的识别和观察。

韩先楚急电:“刘振华你们现在到达哪里?离登陆点还有多远?”

刘振华无法做出正面回答,就连 “海南通”马白山也搞不清他们此刻是在什么位置上。

只能回答:“我们还在海上。”

韩先楚又急问:“在海上哪里?请刘振华回答。”

刘振华:“马副司令,这到底在哪里啊?”

马白山急的直挠头:“应该快到了吧,具体位置就是说不清啊。”

刘振华只好回答韩先楚:“反正还在海上,具体位置就是说不清楚。”

韩先楚急得大喊:“好你个刘振华,马上给我搞清楚你们到底在哪?在海上哪里?” 韩先楚连问三个“哪里”。

韩先楚急!

刘振华更急!

刘振华看看表:“五点钟了,天就要亮了。如果此时不能登陆,敌人的飞机、大炮、军舰都会赶过来凑热闹。”

刘振华在船上走了几大步,手拍着船帮高声道:“好!我们马上准备登陆。”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听到右前方传来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零星炮弹的爆炸声。

刘振华急切地问:“马副司令,我们现在的位置距预定登陆点有多远?”

马白山回答:“据海南来的船工说,从现在的船位到临高,按这样的风速,至少要3个小时。”

刘振华一听,把手一挥说:“3个小时,这决不可行。”

就在这时,对面岸上敌人的机枪“哒、哒、哒”向我船队扫射过来,显然岸上的敌军已经发现了刘振华的船队。

刘振华迅速做出决定:“看来我们事先预计到预定地点登陆是来不及了,登陆点马上改变,眼下我们只有在对面的海岸强行登陆了。”

刘振华对着报话机大声命令道:“我是刘振华,我是刘振华,我命令加强团所有船队,立即向我靠拢,马上准备强行登陆!”

就在刘振华下达登陆命令时,身边的参谋展开地图,指着前面的海岸说:“我们对面的海岸为澄迈县玉包港,这一带正是敌人重兵集结地域,到处都是重型武器,如果我们强行在此登陆危险太大,是不是换个地方?”

刘振华果断而坚决地说:“换地方登陆是不可能了,我们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硬闯过去,我这次带部队渡海登岛作战关系重大,这次登岛的胜利直接关系到海南岛全岛的解放,来时我向军党委立下了军令状,必须马上准备强行登陆!”

刘振华用无线电报话机命令各营:“我是刘振华,请同志们马上向我靠拢,准备强行登陆!同志们,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硬闯过去!”

各营指挥员在报话机里急问:“雾太大我们看不清方向,你在哪里?”

刘振华:“我的船打开马达,你们听声音马上向我靠近。”

刘振华接着又喊道:“同志们,打开马达!”

参谋站在甲板上大声报告:“我们附近只有三只船!”

刘振华:“加上指挥船是四只船,做好战斗准备!即刻登陆!”

不一会儿,有三只船先靠近了指挥船。刘振华算计了一下兵力,连指挥船加在一起,也只有200多人,虽然力孤势弱,但形式逼人,不能再等了,如果到天亮还滞留在海上,那必然会遭受敌机、敌舰和岸上敌人炮火的三面夹击,非常危险!他当即带领这4只船的200多人准备强行登陆。

海面上,指挥船和另外三只船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离岸越来越近。

突然,指挥船上的舵手被弹片击伤,马上有一个战士顶上去掌舵。很快,这个战士也负伤倒下了,另一个战士又接替上去,战士和船工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和敌人战斗着。

刘振华手握话筒:“各船火力还击,掩护登陆!”

船上迫击炮和机枪向岸上敌人阵地射击。

一架敌机飞临指挥船上空,俯冲射击。

参谋端起一挺机枪向敌机迎头射击。

几名战士也端着冲锋枪对空射击。

刘振华:“向军部发电:我们立即登陆。”

机要员在战斗中紧张地发着电报。

敌机不断向指挥船俯冲扫射,密集的子弹打在船头船尾,把舵的老船工中弹倒下。一名战士冲上去接替把舵;这名战士中弹了,又一名战士迎了上来,敌人扫射着,战士们一个接一个迎上来,不大一会,舵位上很快就牺牲了七八个人。

见此情形,刘振华的心在冒火,他急问:“水有多深?”

参谋用竹篙测水:“水深一米五!”

刘振华:“船上目标太集中,立即下水登陆,冲上岸去撕开敌人一个口子。”

说时迟那时快,刘振华一把从警卫员手中夺过卡宾枪,高喊一声:“同志们,跟我来!”飞身跳进了水里,向着岸边冲去。在战场上,指挥员就是战士的一面镜子,指挥员更是战士心中的希望,临危不惧,身先士卒,迎着枪林弹雨挺身冲杀,仿佛血与火之中盛开的钢铁之花,这一个身影胜过千万个冲杀,这一个身影引得战士们热血喷发,胜利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解放军的指战员就是这样打出来的。

这支曾经在辽沈和平津两大战役中立下奇功的英雄部队,今天又在祖国的南海上大显神威!

敌人天上有飞机,海上有军舰,岸上有大炮,而我英雄的加强团,在刘振华的带领和指挥下,强行登陆,彻底粉碎了敌人“固若金汤,飞鸟不下”,共军难越雷池半步的伯陵防线。

至此,刘振华所带领的加强团,除两只船在海上被敌人炮火击沉,一百多名干部战士壮烈牺牲外,所剩船只和人员全部成功登陆。

刘振华这次带领的加强团成功登陆,为主力部队顺利登岛创造了有利条件,为海南全岛解放做出了特殊贡献!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全境解放!

一个崭新的海南岛诞生了,打开了中国的南大门!

人民将永远不会忘记,为解放祖国中南大地最后一块宝岛而英勇献身的烈士们!历史将永远铭记所有参加过解放海南岛战役的英雄们!

追忆英雄,不忘初心!

我们将永远怀念,28岁率加强团成功登岛的刘振华上将!

合作伙伴
    中央电视台 中国网络电视台 百度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栏目介绍     |   声明     |   证件查询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 - 2015 cctv《寻访 》 京ICP备11019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