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寻访物
昔阳县水磨头景区从盛到衰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7-09-25 21:27:12    浏览次数:174

 

  当今,中央三令五申要大力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习近平主席多次讲到要“留住乡愁”、“建设美丽乡村”、“发展乡村旅游”。然而,昔阳县县委、县政府在建设昔阳口上水库时,不因地制宜,不科学规划,不尊重当地人文历史;藐视党纪国法和晋中市委的指示;无视小微企业的生存和投资人的利益。为谋取利益,不惜以毁坏政府形象,毁坏旅游资源为代价,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

  昔阳水磨头渔乡旅游景区位于昔阳县东冶头镇水磨头村,景区面积4.67平方公里,与水磨头村融为一体。水磨头村四面环山,三面临水,山奇水秀,鹳飞鹤舞,泉眼喷涌。早在80年代初,村里开山打洞,围田种稻,建塘养鱼,被誉为太行小江南。

  1996年一场特大洪灾冲垮了河坝,冲毁了良田,冲走了全村人的希望。2002年对外承包的渔场又引发一场官司。村委会无缘受过,背上近90万元的诉债。这笔巨债,让一个总人口不达300人,人均耕地不足0.7亩,年收入仅为600元的穷困村如何承受?村民背井离乡,外出谋生。到2007年底,水磨头村常住村民不足百人,村里破败不堪,被定为“迁移村”。

  2007年,原水磨头村党支部书记李怀如四处求贤,感召“愚公”。

 \

  2007年底,原榆次区文物旅游局局长张贵宝组建晋中榆次八缚岭农业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与水磨头村委会签订了“昔阳水磨头渔乡”旅游开发协议书。

  2008年1月24日,该项目在昔阳发改委立项,得到昔阳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晋中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2008年8月8日对外开放。昔阳水磨头渔乡以其独特的山水风光,纯美的农家小院,独有的虹鳟鱼和严格的管理模式而载誉晋冀,成为晋中、阳泉、太原、石家庄等地游客休闲度假之地,收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曾被省内外媒体广泛宣传和关注;

  “农家乐”年创收最高达40万元以上;40余户村民纷纷返乡;村民盖新房、买汽车、在城里买上了楼房,尝到了旅游带来的甜头。

  2011年国家斥资3.8个亿,建设昔阳松溪供水工程(亦称口上水库),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也是“昔阳水磨头渔乡”旅游景区企盼之项,库区贯通整个景区,库区建成无疑对景区发展是如虎添翼。

  2012年4月2日,晋中市委书记张璞在视察昔阳松溪供水工程时指出:要将松溪供水工程的实施与水磨头渔乡的旅游开发有机结合起来,以水为依托,高起点规划,高质量建设,要以项目化的思维模式,创造性的做好水磨头村的景观化建设,明确主题概念,做好项目包装,让水利工程与旅游开发一体化建设,成为集防洪、休闲、娱乐、旅游于一体的高效运行的水利工程体系,进一步激发水利事业发展活力,要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创造宜人的生态环境,形成亲切、和谐、自然的独特风格,树立全市生态河流景区建设的典范。

 \

  然而,正是这一大好工程,招徕众多权贵的觊觎,景区遭受到灭顶之灾,一个别有洞天,世外桃源的旅游资源,被毁于一旦,所有这一切,皆由昔阳县委县政府一把手强权干预乱作为所致。

  昔阳县为了达到让煤老板(单位名称:昔阳晋美集团)超低价占有“昔阳水磨头渔乡”之目的,不惜动用公安、交警、工商等部门参与,导致一场场违法乱纪之案。时至今日,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原县委书记丁雪钦(2016年7月底已调任介休市任市委书记)原昔阳县县长王根元(2016年7月底升任昔阳县委书记),他们即不执行晋中市委的指示,亦不因地制宜,科学规划建设库区,更不与旅游景区接触,从始至终采取的是不沟通、不协商、不告知、不补偿的强权之策,将旅游景区逼于瘫痪,将旅游资源毁于一旦。其做法是:

  1、强权干预,指令景区转让。2011年3月底,昔阳县水利局局长、库区建设办公室主任梁瑞华以政府之名,当面通知我景区:山西水投(口上水库建设单位)要认购景区,不让我景区再投资建设。

  2、景区被迫停业。2012年4至5月间景区售票口连续发生两起殴打售票员的恶性案件,政府及主管单位无人过问,景区员工生畏,纷纷辞职,景区被迫歇业,依法诉讼。2013年3月底昔阳县分管旅游副县长丁峰慧召集景区开会,安排五一黄金周接待工作,上午安排我们开门接待,下午又通知我们不要经营。从此,景区一直处于停业状态,每到黄金周县里便安排旅游、交警、公安、乡政府、村委会维持景区秩序,景区被搁置一边。

  3、不给景区库区淹没补偿。2013年水磨头村民的土地与鱼塘的淹没补偿已基本到位,而我景区的补偿始终无人接洽,山西水投与县政府互相推诿,不予解决。2014年9月,在未进行补偿的情况下,县里强制执行,铲毁景区风景树2124株及大面积花卉和草场。2016年3月,强令山西水投进入景区开山放炮,强挖乱毁,彻底毁坏了亿年形成的百米吸水石崖瀑(见材料9—10),毁坏了河道内的所有旅游设施,价值达800多万元。景区四处呼吁,无人理睬。山西水投毁坏资源无人问津,旅游景区依法维权,却遭东冶头派出所渎职执法,使旅游资源和旅游设施遭到彻底破坏。

  4、放任村霸恶势欺辱景区。2012年3月底景区接转的渔场承包合同届满,时任村长李永孟既不接受承包费,也不续订承包合同,组织煽动村民恶意上访,毁挖渔场水源地;2014年,县霸宋喜柱在网上造谣中伤,诋毁昔阳县和旅游景区,县里采取默认,任其扩散;2015年村主任李江波上任再次煽动村霸欺辱景区,对景区渔场进行了封门、堵路、打人、霸占菜地等一系列恶性事件,景区多次反映,但县乡两级政府从未组织双方协调解决,放任村霸恶势为所欲为。

  5、县里明知故作,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早在2011年昔阳县政府就下达了库区停建通知,2014-2016年间静阳村民却在库区上游的淹没区内大肆拉土造地,围土建塘养鱼,在河道中种树美化,水磨头村亦效仿造地,2016年3月山西水投开始往河道中大肆倾倒石渣,给库区和景区带来重大安全隐患民。2016年7月19日一场20年一遇的洪水导致水磨头河段形成“堰塞湖”水磨头渔乡河道旅游设施被毁于一旦、山西水投口上水库在建大桥未用先垮(属豆腐渣工程)、静阳村、水磨头村新造土地被彻底冲毁,他们挣了国家每亩4000-6000元的土地整理费,有上报了灾情补偿,而今又重新整地拟挣国家的淹没补偿款,给国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在社会上影响极坏。

  6、2015年1月底,原县委书记丁雪钦亲自出马,以政府之名与我景区负责人洽谈转让费用,实为为煤老板超低价拿回景区当说客。景区不从,补偿不给,强令建设单位进入景区肆意造作,毁坏资源。

  7、早在2010年,我们曾向丁雪钦呈递了准备利用“710”国防工程遗址和周边500亩土地做荷花园或采摘园的设计方案。没想到丁雪钦向煤老板透露商业机密,2013年煤老板悄然认购了这500亩土地,2015年底又认购了“710”国防遗址(煤老板亲口所述),彻底抄了景区发展的后路。

  8、在2013年3月至10月间,旅游景区分别融回五个亿(有合同)和一个亿(有短信)的资金,准备建设水磨头渔乡,但县委书记丁雪钦却一口认定是骗子所为,使正在与县里接洽的项目泡汤,意在把投资商赶走,把景区留给煤老板接转。

  9、巧立名目,套取补偿款。打击举报人。水磨头库区淹没补偿存在巧立名目,套取补偿款之例,时任村党支部书记李怀如因严把财务关,卡了几笔不合法的补偿,而遭打击报复,尽管中纪委已下函督办,但昔阳县不但不解决还令政府大楼守门保安拦阻不让进入,此事至今未得到解决。

  10、从2011年至2016年,景区长达五年的歇业,迫使公司债台高筑,股东自散,陷于瘫痪;景区留守负责人无奈卖房、借贷都无力偿还建设贷款资金和高额利息,直逼得倾家荡产,无法生存。

  11、水磨头渔乡的遭遇得到社会各界的愤青和当地媒体的关注,一些记者曾采写和播发了一些真实报道。2016年6月期间,时值山西省委组织部换届选拔干部,丁雪钦、王根元同在选拔之列,昔阳县为掩盖其破坏水磨头渔乡旅游资源真相,以虚假新闻公然在《晋中日报》刊出“太行有江南,美在水磨头”的文章,并在全国各大网站相续转发。孰不知这些文稿和照片都是八年前昔阳水磨渔乡开业时的文章和照片。照片上的竹楼早在2010年已被飓风吹毁,荡然无存。

  从2014年开始,旅游景区依法向山西纪委、山西信访反应情况,但至今未予答复,在此恳请新闻部门介入,彻底揭露这一祸国殃民的黑幕,还旅游景区一个公道。

合作伙伴
    中央电视台 中国网络电视台 百度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栏目介绍     |   声明     |   证件查询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 - 2015 cctv《寻访 》 京ICP备11019431号